ITMA ASIA+CITME2016品牌故事】白鲨针布:三更灯火五更鸡 不改梳理器材心


时间:

2016-08-26

关键词:

针布

自1962年创建至今,光山白鲨针布有限公司已有54年的历史,在白鲨的发展历程中,公司逐渐确定了梳理器材专件研发制造是公司发展根本和初心的理念。

自1962年创建至今,光山白鲨针布有限公司已有54年的历史,在白鲨的发展历程中,公司逐渐确定了梳理器材专件研发制造是公司发展根本和初心的理念。

白鲨针布是行业内较早完成体制转换的企业,当别人陶醉在各种优势中时,白鲨便开始了“三更灯火五更鸡”的拼搏,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白鲨强健了体魄,奠实了基础,拥有了保护纤维的“大白鲨”锥齿技术、“境泉”表面特殊强化处理技术等核心竞争力,历经半个多世纪,白鲨走到今天,浇灌了公司几代人的心血和汗水,凝集了所有白鲨人的辛劳和智慧,也寻到了公司发展的根。

《中国纺织》就在新形势下,公司发展有怎样的规划?如何打造、形成了自己的品牌?等有关问题对光山白鲨针布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永钢进行了专访。

21.jpg

造精品针布 做梳理专家

《中国纺织》:公司最近生产、订单情况如何? 主要原因?

张永钢:光山白鲨针布有限公司的服务对象是国内外广大纺织企业,总体来看,国内纺织市场行情仍在低位徘徊,起伏不定,前景不明朗也不容乐观,纺织市场行情(尤其是国内)动荡波折直接影响我们的订单和生产。

就公司现阶段经营来看,虽然与我们年初的预期有些差距,但整体效果还比较理想,生产经营一直处于平稳运行、小幅上升状态。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基于科研和创新两方面势能地有效推动:科研方面,契合市场需要的新品不断问市,如保护纤维的“大白鲨”品牌系列产品,柔性分梳、超长使用寿命的特殊表面强化处理的“境泉”系列产品,新型纤维、功能性纤维、特种用途纤维梳理用特殊型号产品等;创新方面,观念转变催生服务理念、服务方式、服务幅宽和纵深的创新,如把专业内的专长与纺织企业的实践紧密结合,建设性地与纺织企业共同合办“分梳技术研究站”,我们不仅关注产品供给,更关注技术服务,不仅关注梳理本身,还关注与梳理相关领域的配套,由

“我能提供什么”转变成“什么适合您的需要”,真正践行“造精品针布,做梳理专家,成为梳理解决方案的专业提供商”的经营理念。

《中国纺织》:如何看待纺机企业密集出现在海外展会的现象?如何处理海内外市场的关系?

张永钢:纺机企业密集出现在海外展会是发展需要,是大势所趋,某种程度上更是国内纺机企业技术成熟、技术进步、日渐强壮的一种标志。

产业转移(区域性或国际性)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一种市场现象,当市场需求总量相对稳定时,产业转移必然会造成此消彼长,在纺织低端产业向东南亚转移、中高端产业向发达国家回流的背景下,关注海外市场是国内纺机企业的刚性需要;在经济一体化、市场全球化进程加剧发展态势下,国内纺机企业也必然会与国际接轨,站在国际市场的角度和高度审时度势,运筹帷幄,“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在国际市场展示肌肉,拥有该有的席位。

尽管产业转移客观存在,国内纺织市场容量有所减少,但中国仍是世界最大的纺织市场,这不仅表现在规模上,也表现在产业链的配套完整性及技术成熟性上,从这些层面看,白鲨确定了坚持立足国内面向国际这种策略,在扎扎实实做稳国内市场的前提下,大力拓展国际市场。

打造核心优势 实现转型升级

《中国纺织》:目前,中国纺织乃至整个中国工业都进入了发展的转型升级阶段,面对转型,不少企业突然迷茫起来,我们的成本优势、规模优势、制度优势都正在趋于消失,您认为将来纺机、纺织行业的发展优势在哪里?

张永钢:转型升级是不可逆转的产业发展趋势,是时代进步的必经之路。其实,不管是成本优势、还是规模优势,抑或是制度优势,归根结底,最后还是体现在成本方面,这些所谓优势多数情况下是一柄双刃剑,拥有这些优势的行业或企业,因其对资源的不对称占有,产品成本较低,市场竞争中价格上具有优势。但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市场配置资源经济体制的发展,如果依赖甚至仰仗这些优势生存,行业或企业就无异于生长于温室里的花朵,势必承受不住真正市场经济的风吹雨打,突然迷茫甚至是恐慌是不可避免的。

目前来看,国内纺织规模、完整成熟的纺织产业链、近14 亿人的消费市场等优势是任何国家和地区无法比肩的现实存在。“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国内纺机、纺织行业将来发展的基础优势,关键是我们如何利用好这些优势,打造核心竞争力,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华丽转身。

《中国纺织》:您认为物美价廉的原则是否还适应中国纺机产品的市场研发要求?该怎么发展?

张永钢:我认为,物美价廉是消费者和制造者共同追求的目标,但它是一个相对意义上的概念,就是性价比。物美价廉和工匠精神不仅不矛盾,还是一种相辅相成的依托关系,秉持工匠精神才能物美,物美后使用的舒适性、安全性、方便性、经济性等才能更加得以保证,才能体会价廉。举一个例子,2013 年6 月,“大白鲨”品牌针布配套青岛宏大JWF1211 梳棉机,在山东高密大昌纺织公司使用,至2016 年7 月21 日,经3 年多满负荷运行,已梳理纤维1200多吨,纱产品指标仍维持在内控标准之内。我们的“大白鲨”品牌产品价格比普通产品高得多,但使用时间及效果远超客户预期,这就是物美价廉的具体体现。如果没有工匠精神透渗在产品研发制造过程始终,白鲨也不可能制造出如此物美的产品。

物美价廉适用于包括中国纺机产品在内的任何工业品的研发制造。要达到物美价廉,必须秉持和发扬工匠精神,专业、专注、专家,用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对产品进行精雕细琢,追求极致和完美,让工业品不仅内在质量稳固可靠,而且外观品相赏心悦目,这样的话,家有梧桐树,何愁凤不来?

牛羊逐水草而生 筑民族品牌长城

《中国纺织》:目前公司产品的海外销售情况如何?如何看待纺织行业向外转移的现象和趋势?

张永钢:白鲨在十年前开始海外市场布局,经过艰苦的探索,已经占有一定的市场,形成了稳定的客户群,产品已经销往亚洲、欧洲、南北美洲等地,海外销售呈逐渐上升趋势。“牛羊逐水草而生”,纺织行业向外转移是国内纺织企业发展的需要,也是实力的展现,这种现象和趋势是相关企业国际化战略的具体实施。国内的纺机企业需要契合纺织业脉动而律动,转变思想,顺应潮流,与时俱进。

《中国纺织》:近期,飞利浦照明深圳工厂关闭等消息到处传播。您觉得这些会给纺织行业造成怎样的影响?

张永钢:外企关闭或转移,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不便作评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办企业一般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尤其是外来投资企业,当前面所提到的诸如政策、制度、人力资源等优势趋于消失时,靠利用政策倾斜、制度扶持、人力资源红利等而经营的企业转移或关闭也就属于正常现象,不管这类企业是否为世界知名;从另一方面看,国内企业历经锤炼,在所在领域已经成长得有足够实力与外资企业相抗衡,外资企业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转移或关闭应该是明智选择。

外资企业转移和关闭给日益成熟的国内纺织企业和纺机企业一个启示,那就是我们如何内修外练,在科技研发、生产制造、品牌运作、市场操作等方面让自己丰满强壮起来,掌握核心技术或拥有核心竞争力,同时要研究市场经济规律,谙熟国际市场操作方式方法,走向世界,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在国际舞台上构筑民族品牌长城。

《中国纺织》:公司在产品定位和开发方面应该如何融合纺机智能化的趋势?

张永钢:德国政府提出的“工业4.0”概念是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从纺机制造的发展来看,智能化是必然趋势,要生存和发展必须紧跟潮流,顺应形势。

其实,作为纺机制造的配套企业,白鲨针布早就开始了智能化的探索,我们已经在基础装备上进行了智能化改造,如数字智能的多刀冲齿高速冲淬卷联合生产线、电脑控制的热处理罩式炉、多磨头同异步磨针机、慢走丝线切割机等关键设备。公司今后产品研发将紧紧围绕纺机行业设备智能化发展而展开,比如在纺织企业梳理机上安装智能检测传感设备,同步将针布磨损状况、几何参数变化、质量状态等适时检测数据记录、传送到公司信息系统中,通过大数据研究分析,指导公司产品升级换代、及时为客户提供服务等。

只有退潮时 才知道谁在裸泳

《中国纺织》:今年10月ITMA ASIA + CITME纺机展将在上海举行,你如何看待本届展会?本届展会公司将主打什么产品和理念?

张永钢:每两年一届的ITMA ASIA+CITME纺机展是国际性的纺机行业盛会,这是有实力的纺机及与纺机相关联的制造企业展示自己的平台,越是行情不好,越能凸显企业综合实力及对未来的信心,因为只有在退潮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本次展会,我们将主推公司最新研制成功的“境泉”系列产品,投放市场后,已经被多家纺织企业使用。数据显示,该类产品综合品质已经超过国际知名品牌。公司非常重视本届展会,备展工作正在按既定计划顺利进行。

《中国纺织》:目前行业的低价恶性竞争现象仍然存在,您认为怎样才能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张永钢:低价恶性竞争是破坏行业健康发展的恶瘤,要遏制甚至是清除它,需从三方面着手:一是法律层面,立法机关应该制定类似于反倾销法的相关法律法规,为打击恶性竞争提供法律依据;二是道德层面,行业协会等组织签订自律协议,自我约束自觉遵守,并对低价恶性竞争者采取曝光机制,倡仪共同抵制;三是企业强化自身建设,掌握核心技术或拥有核心竞争力,并善用法律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使自己远离低价恶性竞争的伤害。白鲨在发展过程中,也曾在低价恶性竞争的泥沼中挣扎,我们深刻感觉到这种挣扎是徒劳的,甚至会让自己愈陷愈深,警醒之后,我们果断采取以下行之有效的措施规避低价恶性竞争:一是加大科技研发投入,开发新工艺,升级产品,比如锥型齿工艺的“大白鲨”系列产品、特殊表面强化处理的“境泉”系列产品等,同时申报成功13 项国家专利;二是加强品牌建设和品牌推广;三是将技术与产品相结合,为客户提供高附加值的延伸服务,如与纺织企业共建“分梳技术研究站”等。